中國網事:加密的環評報告?——深圳最大垃圾場運行多年拿不出環評報告
  新華網深圳11月23日新媒體專電(記者吳燕婷 馮璐)對於深圳下坪垃圾場周邊60餘萬居民來說,美好生活即是“不臭的生活”。一個月被投訴200多次、環保部點名批評,仍然無法緩解深圳下坪垃圾場的惡臭問題。
  與垃圾場博弈多年不見成果,日前,居民將垃圾場的主管部門——深圳市人居環境委和深圳市城管局告上法庭,申請公開垃圾場建設的環評報告,但該訴求遭遇重重阻礙,相關負責人回覆稱,垃圾場環評報告涉密,不宜公開。
  有居民表示“半夜會被臭醒”
  日前,深圳下坪垃圾填埋場被環保部點名批評,原因是垃圾場臭氣影響周邊環境,垃圾滲濾液處理能力不足。更令人詫異的是,該垃圾場二期項目至今未通過深圳市人居環境委的整體竣工環保驗收。
  然而,記者瞭解到,下坪垃圾場工程二期已於2012年投入使用。也就是說,該垃圾場運行兩年多來,一直未通過整體環保驗收。
  公開資料顯示,下坪垃圾填埋場是深圳最大的垃圾場,日均處理生活垃圾約占全市垃圾總量的30%,建成已近20年,此前曾被授予“城市生活垃圾衛生填埋示範工程”稱號。
  然而,隨著城市版圖的擴張和生活垃圾的爆髮式增長,下坪垃圾場已經“不堪重負”,曾經的“模範”成了居民眼中的“罪犯”。在每月200餘次投訴,主管部門多次下達限期整改通知書並予以罰款的情況下,下坪垃圾場的惡臭污染仍不見“收斂”,有居民甚至表示“半夜會被臭醒”。據環保部發佈的9月重點環境案件處理情況顯示,下坪垃圾場每天約1600噸到1800噸滲濾液未經處理便排入市政管網,進入城市污水處理廠處理。
  在深圳,“出生證明”不完整便開始運作的並非只有下坪垃圾場一家。早前有媒體報道,啟用多年的深圳龍崗區紅花嶺垃圾處理項目也未作環境影響評價報告,更未經深圳市人居環境委審批便開始運作,由此引起周邊居民強烈不滿。
  環評報告是誰的“秘密”?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聯繫垃圾場相關主管部門瞭解到,下坪垃圾場的環評報告並不是沒有,而是“涉密”,不宜公開;對於紅花嶺垃圾處理項目的環評情況,主管部門未進行正面答覆。
  深圳市人居環境委在接受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採訪時表示,下坪固體廢棄物填埋場於1992年經市政府批准立項建設,計劃分三期建設。該場在1993年建設之初編製了環評報告書,評價範圍包括一期、二期工程,並於1993年8月取得環評批覆。
  但是,對於居民公開環評報告的申請,深圳市人居委回覆稱,“《深圳市下坪垃圾衛生填埋場環境影響報告書》是由政府相關部門作為主體編製,且距今時間過久,信息公開需要政府有關主管部門進行脫密審查”“相關信息公開涉及第三方合法權益,因此難以提供可以公開的報告書文本”。
  同時,深圳人居環境委建議居民向深圳市城管局申請獲取環評報告書。
  然而,深圳市城管局對此回覆稱,該信息不屬於深圳市城管局掌握的範圍,建議向深圳市人居環境委咨詢。
  不存在“涉密”的環評報告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從深圳市人居環境委瞭解到,生活垃圾集中處置項目應當在可行性研究階段編製環境影響報告書,並向環保行政主管部門報批。同時,在排放污染物前,應當按照規定辦理排污許可證。
  早在2013年11月,環保部出台的《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政府信息公開指南(試行)》,便要求自2014年1月1日起,環評報告書須全文公開。而於2014年4月24日通過的修訂後的《環保法》,也明確要求環評報告必須全文公開。
  “對於垃圾處理場來說,環評報告一定得有,而且還需要有一定的公示期,不存在‘涉密’的環評報告。”中山大學地球環境與地球資源研究中心主任周永章說。
  北京公眾與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表示,環評制度在我國尚未起到足夠重要的作用,一個重要原因是僅僅關註了環評制度的技術評估部分,而忽略了對確保環評質量和有效性至關重要的公眾參與部分。
  業內專家表示,早期建設的很多城市垃圾場並沒有進行環境影響評價,或是只進行了簡單評價,致使許多城市垃圾場環境影響報告編製過粗,論述不夠透徹,因此引發了一系列環境糾紛。但環評報告本身有公共屬性,對公眾而言,環評報告公開,才能確保利益相關群體的知情權,“欲蓋彌彰”只會適得其反。
編輯:SN117
創作者介紹

新股

jyclb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